中國古代十大禁書(簡繁版)

send link to app

中國古代十大禁書(簡繁版)



Free

中國古代十大禁書是中國民間長期流傳,最具神祕色彩的十部屢遭禁燬的小說。這十部小說既大名鼎鼎,又諱莫如深,既精彩恣肆,又良莠不齊,屬於“叛逆經典”。中國古代十大禁書:《剪燈新話》 明·正德年間禁 遭禁原因:扭曲的情慾表現 元末明初的社會大動盪,摧殘、扭曲著社會中、下層男女的情慾生活。此書為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禁毀小說,除摹書普羅男女的畸變離奇隱秘外,其人鬼相戀,"交合之事,一如人間",亦成為遭禁主要原因之一。作者自己都坦陳此書"近於誨淫,藏之書笥,不欲傅出"。 《醋葫蘆》 清·乾嘉年間禁 遭禁原因:婚外性行為集中描寫 通篇皆為男女情事,尤以大量的婚外性關係描寫令人嘖舌。其間男女道德觀念淡薄,無視理法,隨意通姦而無羞恥感,反映了當時社會風尚的變遷,人的本能慾望得到重視,對個體生命、感官快樂的追求得到強調,是中國社會早期"婚外戀"現象的真切記載。 《品花寶鑑》 清·道光年間禁 遭禁原因:同性戀生活揭秘 中國古代小說中最富盛名的"同性戀"之作。所謂"品花"之"花",實為"男花"。書中專寫男風盛行的梨園酒樓戲館生活,大肆宣揚"同樣好色,不必分男女;好女而不好男,是好淫而非好色"等謬論,不厭其詳地揭秘種種歧變性心理,將文人雅士,公子王孫與之間貌似同性相戀,實為同性相奸的醜惡狀態栩栩如生地呈於紙上,是晚清中國文人津津樂道的"必讀"閒書之一。 《隔簾花影》 清·康熙、嘉慶年間禁 遭禁原因:比《金瓶梅》更新奇的性模式 《金瓶梅》三種續書中最受"好評"的一種。其露骨的性描寫仍一脈傳承《金瓶梅》之窠臼,除繼續演繹西門慶淫逸故事外,更以幾個女子之間的"女同性戀"情節為特色,獨具閱讀價值,書中並穿插金兵入揚州姦淫婦女場面,更犯大禁,作者亦因此於康熙四年被捕入獄,書即詔令焚毀。 《國色天香》 明·萬曆年間禁 遭禁原因:展示各種偷香竊玉手段 本書以"烏將軍"、"毛洞主"等最具勾構瓦肆特色的語言,專寫市俗男女之事,是一部渲洩性、娛樂性很強的艷情小說。女主角或為思春少婦,待字閨秀,或為大家之婢,皆風情萬種,可欲可人之尤物,或慕男色,或愛男才,細膩生動,可讀性較強。本書作者儼然以無比艷羨的心態覬覦偷香竊玉等艷行,且拒不迴避具體性行為過程,甚至屢屢以一男數女聊床作樂為情節高潮,其"色"其"香",的確使人疑為"天國"。 《飛花艷想》 清·道光年間禁 遭禁原因:"女偷男"的新香豔情節 本書所寫風情,多涉淫蕩,屬才子佳人小說的"旁流"典型。除艷談性經驗及性感受外,還嘉偷窺他人性愛場景。與一般才子佳人小說"男偷女"定式不同,此書多寫"姐偷郎"的社會新風,其他有關"採戰之法",江南選秀女造成民間男女亂配,甚至亂倫的情節,皆觸 朝廷忌諱,屢屢遭查禁。 《空空幻》 清·道光年間禁 遭禁原因:壓抑中的性幻想 清道光年間著名情愛小說,主要情節由醜陋男子艷羨風情所產生的"不安分"的性幻想構成。書中鄙棄世俗情愛價值,大寫喜新而不厭舊的花痴型男子走馬燈般更換情人,不僅先後與十女發生性愛,且同時以數女為妻妾,日日聊床大戰,而女性亦縱情享樂,丫環拉小姐下水,小姐為情郎獵豔,最終姊妹、主僕、母女、閨友網常顛覆穢亂不堪,極逞性想像之奇,令人目瞪口呆。《玉樓春》 清·嘉慶年間禁 遭禁原因:房中術、性虐待情節 本書為臭名昭著的明清淫書《巫山艷史》的翻版,其刊刻書坊嘯花軒為康熙年間專刊淫書的書坊。書中主角皆不務正業,四處拈花惹草,以道家"房中術"折磨摧殘青春女性,品行極其惡劣,是封建男性歧視女性、虐待女性的一部活證。 《九尾龜》 清·同治年間禁 遭禁原因:妓院生活 以一晚清書生在新興城市上海青樓妓館中的荒唐生活,不厭其詳地細述城市環境下男性的嫖妓心理以及花樣翻新的變態行為,引起一時轟動,被同好者奉為"娼家指南"、"獵妓經典",甚至有人持此書按圖索驥,一一遍訪書中各處"仙鄉艷境",模仿書中人物作派狎妓取樂,因而遭到嚴令毀版,自此長期處於地下傳抄狀態。 《紅樓春夢》 清·嘉慶年間禁 遭禁原因:格調低下、色情 本書為《紅樓夢》諸多續書中格調最為低下的一種。語言淫穢,情節以《紅樓夢》中人物為主,但時有色情場面出現,對於少年男女間兩性關係,遠較《紅樓夢》更為直露,一經刊出,不僅立遭禁毀,即連大批推崇《紅樓夢》的文人學士,亦同聲討伐攻訐,成為一時盛事。 《九尾龜》 清·同治年間禁 遭禁原因:青樓生活,以一晚清書生在新興城市上海青樓中的荒唐生活,不厭其詳地細述城市環境下男性的嫖娼心理以及花樣翻新的變態行為,引起一時轟動,被同好者奉為"娼家指南"、"獵***經典",甚至有人持此書按圖索驥,一一遍訪書中各處"仙鄉艷境",模仿書中人物作派取樂,因而遭到嚴令毀版,自此長期處於地下傳抄狀態。